第26节(1/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楚兰生:“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姜好好笑得灿烂,“兰生最近鼻炎犯得厉害,就算了,我代表咱俩参加。”

    胡小仙对他俩阴盛阳衰的状况,早就见怪不怪,和姜好好两个人研究好轮班表,就往后车去了。

    车队休整完毕,开始发动。

    古石碑被用保护套结实地包着,躺在宽阔的车斗里,四面都被黑布密实地蒙起。但车斗到底不比车里,即使做过封闭,还是有些缝隙,冷风在外罩表面嗖嗖地刮,在这些地方侵入,因为狭管效应,力道格外猛烈。

    即便体格健壮如胡小仙,也要裹被子,只探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他看着黑洞洞的车厢,不禁有些佩服白教授。

    卡车伴着巨大的轰鸣声,在公路上行驶。

    他颠得有些发晕,眯着眼睛小憩了一会儿,迷迷糊糊间,却又突然清醒过来,一下子坐起,盯着车斗中央的石碑。

    它静静无声,仿佛根本无事发生。

    一阵光芒闪过,胡小仙的眼睛散出七色的光彩,狐疑地打量起它……

    妙手推拿店内。

    彭悠今天晚上约了诊疗的病人,东方白也被打发进屋子,复习两百遍召唤阵的阵法,电视房里只剩下一人一猫。

    魏八锦没有看电视,一手拿着酸奶,另一只手随意地扫动,刷着朋友圈——这是胡小仙给他的任务,叫他多接触下人,看看别人的生活,省得和社会脱节。

    他下拉更新,又刷出来了备注为“工作-刑警大队-林超”的新动态,配文:不想奔三,还没二够!「剪刀手」

    配图是一套九宫格的照片,正中是林超头戴生日帽许愿的照片,还有一群穿着便服的警察熟人。

    前八张照片风格统一,构图严谨,只有最后一张有些模糊曝光,是林超和裴玉两个人的合影。

    林超搭着裴玉的肩膀,冲镜头灿烂地展示自己的白牙,裴玉冷淡僵硬的脸在调色下有些灰白,也露出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裴玉只在这张照片出了镜。

    魏八锦预备点个赞,发几个蛋糕表情,却迎面迎来一计喵喵拳,手机飞到沙发的下面的毛毯上。

    大白仰着它高傲的小头颅,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干嘛呀。”

    他揉揉猫咪的耳朵,又摸下巴,得到呼噜噜的声音。大白最近和他保持一致,每天吃九顿,胖了不少,像一个圆不溜丢的毛球。

    好乖啊,魏八锦突然想起之前刷到的别人吸小猫咪的视频,心血来潮。

    他轻轻地在猫猫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猫咪的瞳孔震动,变成两颗圆葡萄,呆呆地蹲着,好像坏掉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

    大白慌乱地跳下大腿,一溜烟儿地跑到角落的窝里,缩起来。

    魏八锦看着猫咪忘记藏起来的尾巴和屁股,无声地笑了一会儿,心情颇好地捡起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!”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已经在林超的朋友圈下面留了言。

    【魏八锦:生日快乐!「屎」】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都怪大白,害他手抖,这算不算传说中的社死。

    “滴滴。”

    【工作-刑警大队-林超:「蛋糕」这个才是蛋糕啦哥!】

    魏八锦乖乖把刚才那条评论删掉,订正一般换成了“生日快乐!「蛋糕」”,看着最后一张林超和裴玉的合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……他和师父还没有合影呢。

    魏八锦在想自己要不要请人给他和躺在床上的师父拍一组写真,然后放在朋友圈里。

    ……好像有那么一点儿奇怪。

    他正在想,到底奇怪在哪里,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魏八锦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?小仙。”

    第24章
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